色久久综合网址:MMM880.COM
  • 身邊女人的淫蕩

    时间:2019-07-15 00:13:17




    沒有被鬧鐘鬧醒,是被雞巴上的快感刺激醒來的



    睡了一個小時左右,我夢見自己赤身裸體走在大街上,老婆就在我身邊,不

    過她穿著一身套裝,高雅得體。起先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否穿衣服,不過,身上傳

    來的涼意和街上行人的側目讓我在夢中意識到不對勁,於是我站住了,這時老婆

    蹲了下來,張嘴含著我的雞巴,我舒服起來。週圍的人圍了上來,我想拉著老婆

    離開,可是邁不動步。



    週圍圍著的人全部是男性,他們開始有人動手摸我老婆,我的意識也變得混

    亂起來,憤怒和刺激交織著,既想看到別的男人摸我老婆,又似乎很難接受老婆

    被別人佔便宜。





    竟然有個男人擡高老婆的屁股,老婆本來是蹲在我面前,被那個男人抱住臀

    部擡高,變成兩腿站直,上身90度伏在我的胯前,嘴裡依然含著我的大雞巴。



    老婆的套裝裙被人掀起,裡面的T字褲也被人拉下,老婆配合地擡起腿,讓

    人把T字褲全部脫下,然後媚眼如絲地看著我,輕輕吐出我的大雞巴,轉過身,

    彎下腰,把早已濕透的嫩穴沖著我,然後用手握住我的大雞巴塞進她的淫穴中,

    那種溫潤、濕滑、柔軟的刺激,感覺如此真實,以至讓我從夢中醒過來了。



    一對巨乳在我眼前上下晃動。



    是純純……



    爽……



    我享受著,手也不停伸向那對巨乳,下身配合純純的節奏挺動著,小頭支配

    大頭,我完全忘記了自己身在何處,完全忘記了身邊還有一個文媛。



    純純在我身上上、下下地努力著,我的刺激越盛,起身抱住純純,側身下了

    沙發床,抱起純純一把放在沙發扶手上,從純純兩腿彎下抱住她,大雞巴重錘出

    擊,每下都是拔出到穴口,再用力地插進去。純純又開始了嗚哇淫叫,小穴裡面

    如洪水泛濫般,隨著我的抽插一陣一陣地湧出小穴。



    正在刺激的關頭,我突然越過純純的肩膀與文媛四目相接,她哀怨地注視著

    我不知道多長時間了。我心頭一緊,慾望冷了下了,動作一滯,停下了。純純自

    己搖動著、扭動著,揉著我撒嬌:「不要停,快點嘛……」



    「嗯……我還要……」



    「文哥哥……快點要我……」



    「嗯……快點……下面要……」



    「快操我……」



    終於,純純也感覺到了我的不對勁,扭回頭,看見文媛看著我們,頓時嚇了

    一跳,立即從我身上滾落在沙發床上。



    我正不知該說什麼好,純純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,呵呵一笑,看了我和文媛

    一眼:「楚文,便宜你了,我跟文媛都是你的了。」說完,便伸手要脫文媛的衣

    服。文媛也吃了一驚,略微掙紮就半推半就的讓純純把上衣脫了下來。



    我也就不再多想,跟純純一起,七手八腳把文媛又脫了個精光。剩下的事情

    自然好辦了,我跟兩個嬌娃大戰到早上7:30,幾乎虛脫,文媛和純純也是百

    般逢迎,舒暢無比,最後也是筋疲力竭。



    早上7:30,樓裡面打掃衛生的阿姨已經開始走動了,我趕緊把文媛、純

    純兩個淫娃弄醒,草草收拾了戰場,離開了辦公室。



    在昏昏欲睡中吃了點早飯,就在公司旁邊一家Motel168開了一間大

    床房,帶著文媛先進去了。為避人耳目,純純過了十分鐘獨自來我們房間。三人

    倒頭便睡,再無戰事,到下午一點多才起來,對兩女輪番上、下其手——然後準

    備3:00的提案。



    之後的日子我就忙起來了,家裡有個嬌妻,辦公室有兩個慾娃,幸福並辛苦

    著。



    辦公室、大廈的衛生間,是我和文媛、純純常常銷魂的場所,更多的時候是

    到Motel168開鐘點房「三人行」。文媛幾乎保持每天跟我至少做一次的

    頻率,而她男友因為準備婚禮,半個月都沒有跟文媛見過面了。



    而且,至少有四次,我插入文媛的時候,接到她男友的電話——每當這時候

    是我最覺得刺激的時候,她強忍著刺激,斷續地回答,以及難掩的輕微喘息,讓

    我們性交的刺激增加一倍以上,往往一放下,就能在三十秒內到達高潮。



    更有一次,我們「三人行」的時候接到她男友的電話,正好因為說到邀請賓

    客的名單,文媛這方的親友需要她一一確認,因此通話時間長,文媛終於沒能忍

    住發出一聲常常的呻吟,幸好純純在一旁搶過電話來解釋才解的圍。(文媛男友

    自然想不到自己的未婚妻能開放到這個地步,跟別的女性同跟一個男人玩!)



    終於要到文媛婚禮的日子了。文媛選了純純做伴娘,說要給我一個驚喜。我

    不知她們要做什麼,都由她們去好了,文媛終歸是人家的妻子,終歸不能永遠屬

    於我。



    轉眼就到了11月9日,文媛結婚的日子。我自然到場,本來要攜夫人一同

    參加,可是那天正好她的一個閨中好友來看我們,她只好去接人,我只好獨自參

    加文媛的婚禮。正好,純純和文媛不也說要給我一份特別的驚喜嗎,我也很想看

    看是什麼樣的驚喜。



    文媛一襲純潔的婚紗,拖拽的長長裙襬,盡顯高貴和迷人。不過,這身婚紗

    值得仔細描寫,首先領口,婚紗大家都見過,不過低開領如晚禮服般的婚紗相信

    很多人沒有見過。



    文媛著的婚紗就是這般,胸前半乳顯露,光潔的胸前一掛鑽石項鏈,懸在乳

    溝正上方;乳房部份還綴有蕾絲,不過,小腹及腰部到臀部一半的位置,都是緊

    身結構,將文媛的身材盡顯無遺;尤其是臀部,上部是緊身包裹直到腰處,看不

    到有任何內褲的痕跡(到時候證明新娘真的沒有穿內褲);再到臀部以下,卻是

    絕對純潔的裝扮,四層以上的布料,外綴的蕾絲、花邊顯得極其美麗。



    如果說正面的文媛還是誘惑的天使的話,從背後看來的文媛那就絕對赤裸羔

    羊,文媛整個光潔的背部僅披散著薄薄一層假髮和幾片輕紗,以及交錯幾遍的白

    色絲帶,近乎全裸,一直到臀溝,看得在場的男士頻咽口水,簡直是垂涎欲滴。



    文媛的臉更是散發出知性的光輝、純美,間雜著只有我才能看出來的淫蕩,

    看得人想抓狂,想把她就地正法。



    純純的打扮也火辣,不過,比起文媛來說,她給人的誘惑就更直接一些了。

    緊身的旗袍,胸前大片鏤空,高開衩,而且短,走路邁的步子大一點,就可以從

    側面看見整個臀部;加上嫵媚的笑容、撩人的動作,想必也是可以殺人的。



    婚宴的場面大家都見過,我也不再贅述,不過,新娘披著婚紗跟新郎走上紅

    地毯的時候,我總覺的她的眼神有些若即若離地看著我,充滿了誘惑和迷離。



    交換完戒指,新娘回休息室更衣,伴娘同行,我接到純純的短信,叫我去洗

    手間。



    婚宴上觥籌交錯,我藉故離開。純純已經在洗手間等我了:「文媛要給你最

    刺激的享受。」說著,一手已經伸向我的下體,匆匆拉著我從側門溜進了文媛更

    衣的房間。



    文媛如聖潔的女神般坐在方便更衣的長沙發椅子上,椅子後有一塊長長的帷

    幔,旁邊堆滿了衣物、飾品等物,文媛抱住我狂吻,和純純一同脫我的衣服……



    「不要說話,不要問為什麼,全聽我的,只管享受!」還沒等我開口,文媛

    就阻止了我的發問。



    我想想也罷,便任憑擺佈。



    她們把我的褲子脫下,讓我躺在沙發上,用帷幔和衣服等把我遮住,純純一

    口將我的雞巴含在嘴裡,吞吐幾個來回,把雞巴刺激得高高聳立。文媛掀起婚紗

    裙襬,坐在我的身上,純純幫著用手把我的雞巴扶正,長驅直入,進入了文媛的

    深處,文媛長長的舒了一口氣,那種刺激難以言表。



    文媛的小穴在自10月19日以來的這半個多月裡,我已經無比熟悉了,不

    過這種情形下,刺激不知增加了多少倍。溫熱、濕潤、緊窄,加上緊張,我心臟

    都快要爆炸了!



    要命的是,我聽見了開門聲,文媛的新婚丈夫進來了。因為我聽見文媛說:

    「阿明,等我一下,純純給我補個裝。」



    文媛的新婚丈夫叫孫樂明,170的個子,長得還挺帥。我聽見他說:「沒

    關係,媛媛,我等著,婚紗還沒換下來……」



    「想穿給心愛的人多看一會兒啊——你看我好看嗎?」說著,還非常要命地

    上、下抽動,刺激得我幾乎立馬就要發射了。



    「好看!」



    「坐穩點,不然畫歪了!」純純更是捉狹地扶著文媛的身體搖擺,還拉起文

    媛讓我的雞巴拔出大半,又推文媛迅速坐下:「坐這來。」



    這樣在別人丈夫眼皮底下跟他還穿著婚紗的新婚妻子做愛,那種刺激相信是

    沒有幾個男人能夠嚐到的,我已經感覺自己到了崩潰爆發的邊緣了!



    就這樣,文媛和純純一唱一和,帶給我無法訴諸文字的性愛刺激,感覺如火

    山噴發,無法抑制。



    三分鐘,歷史最快記錄!但在感覺上卻如漫長的一個小時,我整個人都快虛

    脫了!!



    文媛感覺到了我的發射,示意純純支開孫樂明。



    純純在阿明出去後,立即把門插上,文媛起身,俯身含住我疲憊的雞巴,幫

    我吮吸清理。我拉開帷幔,看著純潔的新娘,臉上散發的淫蕩光芒,迷惑了……